“让人迷失”的威尼斯双年展:“有趣的时代”里能够看到什么

2019年3月26日,第58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中国国家馆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公布:本届威双中国馆展览主题为“Re-睿”。展览由中国对外文化集团有限公司组织实施,策展人为吴洪亮,参展艺术家为陈琦、费俊、耿雪、何翔宇。展览将从2019年5月11日持续到11月24日。

图片 1

第58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将于当地时间5月11日开幕,本届双年展主题为“愿你活在有趣的时代”,由伦敦海沃德美术馆馆长拉夫·鲁戈夫(Ralph
Rugoff)担任艺术总监,共有79位艺术家参展。

图片 2

图片 3

威尼斯双年展主席保罗·巴拉塔(Paolo
Baratta)此前表示,希望双年展能够为观众提供一个“开放的场馆”,让人们感到自己参与其中,与艺术家和艺术作品相遇,能够直接地发现作品所呈现的“他者”。“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当走进展馆的时候,‘公众’成为‘访客’,然后再成为‘观众’,”鲁戈夫认为,展览首先要让人“迷失方向”,然后才是参与和发现。

第58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中国国家馆策展人吴洪亮

随处可见的MayYouLiveinInterestingTimes显眼海报

图片 4

本届威尼斯双年展的主题是“愿你生活在有趣的时代”,也有翻译为“恰逢其时”。中国馆的主题“Re-睿”基于对本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主题的再思考。“Re”是西方多种语言词汇中出现频率较高的前缀,有“回、向后”之意,给后缀的词汇构成一个往前回溯的动势。中文里有一个相似读音的字:睿,它的意思是智慧。

2019年的威尼斯双年展于2019年5月8日在军械库和绿城花园开幕,各个国家馆正式打开大门,从上午到下午,诸多重要国家馆纷纷开幕,引得军械库和绿城花园人头攒动。在整个展区中,最常见的是那张印有“May
You Live in Interesting
Times”的海报,红色和橙色竖条做成的背景,使人过目不忘。

保罗·巴拉塔(Paolo Baratta)和拉夫·鲁戈夫(Ralph
Rugoff)在昨天的新闻发布会上,图片:凤凰艺术

面对今天的新问题,策展人吴洪亮认为,回眺或许才能获得由“Re”及“睿”的洞察,因为过往的世界是一个整体性的世界,他希望在这个“有趣的时代”,我们要思考的是:怎样从一个碎片化的逻辑回到整体的原动力,去寻找未来的可能性。

图片 5

展览在绿城花园和军械库展开,每个展馆都将呈现79位艺术家的作品,但分别展示他们不同的作品。对于这一大胆的策展,鲁戈夫表示,所选的艺术家作品都具有多种意义,“它们模棱两可,涉及矛盾的问题,从而引发各种联想。”另一方面,通过将同一批艺术家的作品分别在两个展馆中进行组织,鲁戈夫试图批判当下艺术过于细致的分类。

吴洪亮:在寻找原动力中寻找未来

图片 6

图片 7

艺术汇:请谈谈这次担任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策展人的契机和感受,以及对主题“May
You Live in Interesting Times(愿你生活在有趣的时代)”的看法?

图片 8

发布会现场外景,图片:凤凰艺术

吴洪亮:我觉得还是挺平和的一个项目,当大家相对激烈的时候,平和的东西也许会更特别一点。当然出发点并不是一定非要所有人喜欢,可能我这个策展人就不激进,这个展览我们很希望以大家都能够接受的方式呈现,希望包括各个民族或各个国家的人都能理解,因为所谓“有趣的时代”里有一个分支当然是好玩的,一个分支是平和的,也有一支是激进的。

图片 9

去年7月,鲁戈夫在威尼斯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便已透露他的策展思路。他表示,双年展将聚焦艺术创作与艺术欣赏的社会功能:娱乐和批判性思考。在策展陈述中,罗奥夫解释了展览的主题名称“愿你生活在有趣的时代”(May
you live in interesting
times)的由来:这句话可以追溯到1936年英国政治家奥斯丁?张伯伦(Austen
Chamberlain)的演讲,通常被认为是一句从中国传入的“讽刺话”。张伯伦将这句话用在反对希特勒的演讲中,而罗奥夫则将它同如今的假新闻现象和“另类事实”(即从不同的观察角度可能得到不同的“事实”)联系起来。和假新闻一样,“愿你生活在有趣的时代”这句话本身就是“一个假文物”,事实上在中国并没有这样的说法。

图片 10

威尼斯双年展VIP开放日绿园城堡外景,虽阴雨绵绵,依然人头攒动

图片 11

金色之名

2019年的威尼斯双年展作为全世界第一个艺术双年展,持续百年至今的第58届双年展仍然是全球瞩目的焦点,全球重要的美术馆馆长、画廊主、当代艺术家、媒体机构、藏家都纷纷来到现场观看展览。本届双年展开幕于一个较为特殊的天气,这与很多人对于“蓝天白云绿水、天气炙热”的威尼斯双年展印象截然不同,阴雨绵绵,寒风瑟瑟,维持在十度左右的温度,这样反常的天气,让人不禁想要回答策展人的问题,“May
You Live in Interesting
Times”愿你生活在有趣的时代。同时,诸多嘉宾在参观本届双年展之后,都认为这是近年来最好的一届双年展,无论是对于当代艺术作品的选择、布展情况,甚至还有观展体验,都给予相当高的评价。

鲁戈夫在展览现场,图片:凤凰艺术

耿雪 / 泥塑电影短片,多屏影像及现场装置 / 尺寸可变

当然,我们先从中国馆看起:

鲁戈夫表示,毫无疑问,“愿你生活在有趣的时代”会囊括那些反映今天世界的不确定面的艺术作品,比如对于重要传统、机构以及战后秩序关系的种种威胁。但是,他强调,艺术并不应该在政治领域中施展力量,不过,“也许艺术能够以一种间接的方式来引导人如何在‘有趣的时代’生活与思考”。本届威尼斯双年展本身并没有具体的题目,而是突出创作艺术的途径,并让人看到艺术能够兼容娱乐和严肃思考的功能。

今天确实是一个复杂的时代,所以这个时候谁是那个安定的人,也许就能找到一个相对理性的方向。而且人类有矛盾的原因是因为不同,有趣也是因为不同。比如发明世界语的波兰籍犹太人柴门霍夫博士,认为人们的分歧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语言交流有误,希望通过世界语解决,虽然有些理想主义,但好像今天还有这个课,就说明它背后有一个人类思考的支撑或者说共识在里面。

图片 12

图片 13

艺术汇:可否谈谈本届中国馆的主题“Re-睿”,以及中国馆参展艺术家的作品与主题的联系?

图片 14

军械库主题展展览现场 图片:凤凰艺术

吴洪亮:这个展览跟别的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大部分作品是在寻找共同,而不是找不同。比如费俊《睿寻》中的“桥”,其实不同是存在的,可能大家平时关心的是不同,共同常常被忘记了,这个是最开始想到的策展思路。那么如何能想到这一点呢,就是要往回看。当代艺术在今天,到底是怎样往前走的呢,有一类人是搜集很多概念,搜集大数据,看看什么事儿艺术界还没人做,就开始去做。还有一类人是在寻找人类原动力的过程中去寻找未来,从策展角度来说,我一直是这么做的。

中国馆外景

展览将关注那些挑战既往思考习惯并拓展人们对事物、图像、手势、情形的看待方式的艺术家作品。这些艺术家受到好奇心和智慧的驱使,他们的作品将鼓励观众带着疑问去看那些原本无可争议的领域、概念以及主体,邀请观众思考不同的可能。“对我而言,展览的目标是让人们可以带着有趣的疑问离开。这场展览试图让人意识到,最重要的并非发生于美术馆,而是这场体验在观众离开以后对他们带来的影响,”鲁戈夫在接受《The
Art Newspaper》专访时说道。

图片 15

本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展览主题为“Re-睿”,策展人为吴洪亮,艺术家为陈琦、费俊、耿雪、何翔宇。

图片 16

睿寻

在策展人吴洪亮看来,“愿你生活在有趣的时代”放在21世纪上半叶的今天,的确是有所指的,“从媒体的信息到我们的日常生活,每一个‘我’的确都或多或少感受到人类仿佛开始面临‘所谓’的新问题。”基于对本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主题的再思考,吴洪亮提出“Re-睿”这个主题来回应。

军械库主题展展览现场,图片:凤凰艺术

费俊 / 效果图

中国国家馆的展场位于军械库展区最深处,在威尼斯曲折的巷子和错综的水道桥梁之间穿行很容易迷路,艺术家费俊利用手机App创作了作品《睿寻》,将威尼斯的桥与导航功能相结合,不仅可以游戏般体会人类过往创造中“桥”的相似,更能指引观者去往中国国家馆方向。

鲁戈夫为此次双年展选择的艺术家均是在世艺术家,而在此前的双年展上,曾出现过许多已经去世的艺术家作品。对此,鲁戈夫回应道,如今的策展往往流行重现那些被遗忘而值得被关注的艺术家的作品,“但是对我而言,这应该属于宏大的博物馆项目。”在他看来,两年一度的威尼斯艺术双年展应该着眼于当下,而不是那些属于历史书籍的事物。“作为策展人,面对已经去世的艺术家作品,你可以有更大的把控,但是我认为与那些和我共事的艺术家对话更加有趣。”

包括这次有一些朋友质疑,说研究20世纪艺术的人去策展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你在改行转换身份?我觉得我们对策展的认识是不一样的。比如我在美术史方面主要是研究20世纪艺术,当然包括研究齐白石,但我花了很长时间甚至是等量的时间研究前85的状态,研究那个时期的学者和艺术家,其实研究20世纪是在研究今天中国的当代艺术的前史。中国的当代艺术不是瞬间、无来由就产生的。

图片 17

此前,鲁戈夫曾因缩减本届威尼斯双年展参展艺术家规模而引发讨论。2017年的威尼斯艺术双年展共邀请120位艺术家,而2015年则是136位,与之相比,今年的参展艺术家只有79位。对此,鲁戈夫回应道,展览“未必越大就越好”:“你会想要看时长20小时的电影吗?相比一般的展览,双年展大多就像一部过长的电影。”他这样解释自己缩减参展艺术家规模的原因。

图片 18

图片 19

图片 20

我们所创造的一切都不是我们自己

费俊《睿建》app 效果图

绿城花园主题展展览现场,图片:凤凰艺术

何翔宇 / 铜、玻璃纤维、不锈钢、聚乙烯、热敏漆 / 12 件,尺寸可变

走进中国国家馆后,观者首先必须穿过一条狭长的通道,这条通道的右侧是军械库历史建筑古老的斑驳砖墙,而左侧是一个与观者、玩家互动的、正在成长中的虚拟世界。

artnet网站此前的报道指出,在今年的参展艺术家中,“80后”艺术家占据很高的比例,此外还有一位“90后”艺术家。在鲁戈夫看来,年轻一代的艺术家对于图像以及图像如何发挥作用有着不同的理解,这一点在这个时代非常重要。“当你面对不同平台上的同一个图像时,它们会拥有不同的特质。不仅如此,如今的图像不只是一种表现形式,还是不同的文化力量交织的地方。而老一辈的艺术家眼中的图像可能只是一种‘描述’,从而错过了其文化意味。”另据《The
Art
Newspaper》报道,本次展览中将呈现许多绘画作品。鲁戈夫曾作比喻称绘画如同是已经被宣告死亡的“僵尸”的回归。在他看来,这是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如今,绘画逐渐成为艺术家反映世界的‘图像流量’的地方,无论这些图像来自电视还是网络。现在一个艺术家即使是创作自画像,也会受到这些媒介的影响。绘画同图像的现象保持距离,从而让人在必要的距离之外去审视这一现实。”

艺术汇:我们今天走到这个程度,背后肯定是有历史的原因的?

图片 21

双年展参展艺术家规模削减,但另一方面,今年有5个国家首次参展,分别为:阿尔及利亚、加纳、马达加斯加、马来西亚和巴基斯坦,而多米尼加共和国首次在双年展上展出自己的国家馆。今年的威尼斯双年展共设有90个国家馆。其中,中国馆由北京画院副院长吴洪亮担任策展人,以“Re-睿”为主题,呈现艺术家陈琦、费俊、何翔宇和耿雪的作品。“Re”是西方多种语言词汇中出现频率较高的前缀,有“回、向后”之意,给后缀的词汇构成一个往前回溯的动势。中文里有一个相似读音的字:睿,它的意思是智慧。面对今天的新问题,回眺或许才能获得由“Re”及“睿”的洞察。吴洪亮希望通过展览虚拟与现实世界的两条线索,营造一段让观者回归本心的路径。

吴洪亮:如何从一个原动力中去整合你的未来。比如有一个概念,今天我们进入现代社会以后,人的思维和我们的生活方式,包括研究逻辑、分工都碎片化,但过往的世界是整合的,是一个整体性的世界。我们要思考怎么从一个碎片化的逻辑回到整体的原动力,去寻找未来的可能性。在这一点上,汪民安老师给了我启发。进而想到,比如中国的古文运动,西方有文艺复兴,都是Re开头的,我最喜欢的就是re-search这个概念。费俊老师把它做成了作品。

图片 22

图片 23

这次的展览思维就是如此,而且这个整体性的思维逻辑,不仅延伸到艺术家作品的选择,还延伸到空间的布局,展览空间采用双循环加错位的逻辑,涉及到东西方、宇宙哲学、人体哲学,进去就像个小迷宫,像个中国的园林,需要花时间才能走出来。

图片 24

左:吴洪亮,图片:凤凰艺术

艺术汇:您提到“原动力”作为策展逻辑,具体是指?

图片 25

图片 26

吴洪亮:比如说耿雪的作品,其实在探讨人的出生和轮回的问题,她马上要当妈妈了,作品讲了一个生命怎么来的故事,用一种有点像神话的方式,里面有她的思考,其实生命就是原动力,包括轮回的逻辑。何翔宇作品源自语言,开始在美国学习,后来到柏林,在那生活的时候要解决语言问题,他太太就教他怎么发音,发音方式跟中文不一样,他就觉得他的舌头、牙床、口腔都变型了,所以他的作品跟此有关,这个感受可能全世界的人都能理解。费俊的“桥”,也是连接的概念,也都不用解释,包括陈琦的“水”,观众都不会有排斥感。

图片 27

展览现场,中国馆参展艺术家费勇作品《睿·寻》,图片:凤凰艺术

再出来是陈琦的《别处》是一个虫洞,一个文明原初的形象,人类因为文明发展才会有文字,才会有书,但有意思的是,虫子把书当成食物给吃了,形成的这个虫洞,艺术家又用光影把它做成了作品,接着是外面的互动作品。文明的偶合和原初的触动,这是我们这个展览体系所关心的,包括人的感受:朴素、简单,但希望有深意。

2019威双中国馆现场,耿雪的作品《金色之名》 2019

法国馆主题为“围绕着你的深海蓝”(Deep See Blue Surrounding
You),由劳拉·普罗沃斯特(Laure
Prouvost)策展。在今天“流动的当代性”中,来自国家及其他方面的壁垒的荒谬性是普罗沃斯特的策展灵感来源。她希望可以化解人与人之间的差异,而去拥抱和接触彼此。

艺术汇:当初看到艺术家的参展名单,感觉每个人的创作形式和关注点反差还挺大的,在布展上是怎样考虑的?

站在整个展厅的制高点可以看到艺术家耿雪的影像装置作品《金色之名》,这件长10米、高4米的视频主体在绝对的黑白世界中呈现出这位女性艺术家对生命初始与轮回的关照。

图片 28

吴洪亮:其实整个展览用了一个园林的空间概念。我从小是在颐和园旁边长大的,对园林有着切身的感受和研究,苏州这些年也教会了我很多,中国的园林的妙处是什么?它不是一个中心对称的殿堂式的空间逻辑,每个空间既单独成立又连接,连接的部分是有趣的,单独成立的部分会让那个空间的作品显得非常重要,所以每个人的位置都很重要。这就是园林空间和一般的方盒子的现代展示空间不一样之处,我每次策展我都希望让艺术家的作品在最合适的位置上。

图片 29

法国馆 图片:The Art Newspaper

图片 30

图片 31

美国馆的主题是“自由”(Liberty/Libertà),由马丁?普里尔(Martin
Puryear)担任策展人,展览并不局限于美国的“自由”,而是视其为一个普世的主题。整个展览提供了一个平台,来思考人类和非人类共存的生态。

无去来处

陈琦作品《2012生成与弥散》水印木刻 展览现场

图片 32

陈琦 / 金属+PVC+无纺布 / 尺寸可变

图片 33

美国馆作品 图片:The Art Newspaper

艺术汇:回顾近十年来的威尼斯双年展主题以及中国馆主题:2009年第53届”制造世界”
—“见微知著”;2011年“启迪”—“弥漫”,
2013年“百科殿堂”—“变位”,2015年“全世界的未来”—“民间未来”,2017年“艺术永生”—“不息”,您觉得艺术界所关注或研究的问题有哪些变化吗?这种变化的原因来自何处?

2019威双中国馆现场,记录艺术家陈琦创作过程的影像

日本馆的主题为“宇宙鸡蛋”(Cosmo-Eggs),整个展览提供了一个平台,来思考人类和非人类共存的生态。

吴洪亮:其实都跟当时的社会现实多多少少有关。比如上届是“艺术永生”,两年后就变成了“有趣的时代”,已经开始反思了。

在视频的结尾处有一艘金色的船,从黑白影像的虚空中漂来,呼应着地面上几朵金色如“水花”……水是这一区域的主题,无论观者在桥上还是桥下,都会透过漏窗,看到艺术家陈琦巨大的、超写实的、源自中国传统的黑白水印木刻作品《2012生成与弥散》。如果观者走近它,甚至会融入其中,身与心同时荡漾起来。

图片 34

文:张宗希

图片 35

日本馆现场 图片:ArchiBIMIng

图:第58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中国国家馆 组委会

图片 36

在接受artnet网站采访时,被问到,作为一个白人男性策展人,如何确保展览能够呈现出更为广阔的世界的视角,鲁戈夫回答道,“我们都有各自的局限。另一方面,我认为自己对于众人都抱以平等和开放的态度,”鲁戈夫表示,为了反映更为广泛的经验,他询问了他邀请参展的每一位艺术家,最希望他们的作品和哪位艺术家的作品相邻展出。最终,他所选择的艺术家挑战了人们的习俗、模式以及表达自我的方式,“他们的作品有许多层次。他们让人意识到,身份问题更像是一场表演,而不是一个固定不变的角色。这与我对艺术作品的想法类似——它应该是开放式的。”

图片 37

第58届威尼斯艺术双年展将从5月11日持续至11月24日。

陈琦《时间简谱》

本文编译自威尼斯双年展官网、《The Art
Newspaper》、artnet网站等相关信息及报道)

一本被蛀虫蚕食后的古书,当光透过破碎的纸张,形成迷离的情景,让人仿佛置身于另一个时空。这些虫洞,是时间的痕迹,又与中国哲学观念相关联,陈琦在本届展览中还展出了《时间简谱》“手制书”、《别处》、《无去来处》。

图片 38

图片 39

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现场,何翔宇的装置作品《我们所创造的一切都不是我们自己》

穿过桥,沿着窄窄的夹道进入一个完全意料之外的粉红色空间。这是艺术家何翔宇的装置作品《我们所创造的一切都不是我们自己》。这时候,观者也会体会到中国馆这个如同园林一样的空间的妙处:

观者可以穿过粉红色空间,经过拱门回到耿雪作品的小广场;也可以折返到桥下的出口,右拐,斑驳的光影从头顶蚀刻的曲折洞隙里洒下,这是艺术家陈琦的空间装置《别处》。

走出这条光线幽暗的巷子,随即进入了中国国家馆的室外展场,花园的草坪上一只淡粉色的巨大盒子,盒子内部却是阳光穿过“虫洞”投影出的虚静空间,它是送给观者的一份来自中国的礼物,可游可居。

当然,如果观者恰好是从花园的入口进入中国国家馆,也一样能感受到这空间手卷的另一番景致,这是中国国家馆为观者建构的又一有趣之处。

【意大利·Italy】

参展艺术家:Enrico David, Liliana Moro, Chiara Fumai

参展艺术家Enrico
David出生于1966年,一直活跃在绘画、雕塑和挂毯等领域,作品高深莫测、充满人物色彩,是对20世纪早期现代主义和贫穷艺术进行的有趣挖掘。

图片 40

图片 41

2019威尼斯双年展意大利馆现场

出现在意大利国家馆现场的这个作品来自艺术家Fumai,她1978年生于罗马,但是却在去年辞世(有外媒消息称其系自杀)。她曾在第13届卡塞尔文献展上备受关注,作品风格融合了事实与虚构的表演,从装置艺术到拼贴画,在她的艺术创作中探讨了女权主义中的神秘性和紧张情绪等议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