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在成长的路上

    很久以前因为喜爱朋克乐进而了解到有SKA这么个风格。听了很多和脏朋克一起发家的SKA乐后认定这就是我的爱了,于是上网大搜中国有什么好的SKA乐队。
  一开始搜的都不满意,后来在一个“听ska乐队如何跳舞”的视频里听到了男孩别哭这首歌(之前好像在爱摇里的CD出现过),感觉还有点意思便在线听了一会。
  为什么呢?
  

每次登台前,海龟先生的几个成员都有个加油提气的小仪式,发出一个有力量的声音,聚集能量大演一场。这让他们联想到日本动漫《七龙珠》里的龟波气功,每用此招都喊一句“咔咪哈咪哈”,和龟有关,于是这五个字就成了海龟先生的新专辑名。

初听海龟先生,是在合辑《摩登天空7》中。那张合辑略微安抚了我那被《摩登天空6》摧残的耳朵,虽然惊喜程度不如《摩登天空5》以及之前的专辑,但多少也可以看作是摩登天空合辑(而不是摩登天空)回到正轨的一个标志。其中,又数《玛卡瑞纳》最让人印象深刻。摩登天空这十年一直努力进行的流行化(或者叫做去另类化)操作虽然得到的整体质量不是很好,但还是催生了个别有趣的音乐。


鼓手Hayato示范着“咔咪哈咪哈”的标准日语发音,他和主唱李红旗、贝斯手蒋晗,以及离队近十年又归来当嘉宾的吉他手老麻,一同接受了着调专访。

想必各位都听出了《玛卡瑞纳》浓重的复古味道。这首曲子和《男孩别哭》双双成为了专辑中的主力曲目,同时又拥有相似的特质,得以被一同拿来分析。曲式上自不用说,都是老一套的手法。而旋律上,不妨去听听ゴダイゴ的《ガンダーラ》,这首1979年的日本歌曲在风味上还是和海龟先生的这两首曲子有着不少相似之处。如果听不出来的话,不要紧,试试Monkey
Majik在《空はまるで》中的加速翻唱版本,加上了吉他并提升了歌曲速度后,你会发现和《玛卡瑞纳》的相似程度得到了进一步提升。

  这张专辑最让我难受的是主唱的鸟嗓子,听着像是一位奶声奶气的小受。不过人各有所好,可能姑娘们喜欢这样的嗓子。但是专辑歌曲的很多部分主唱都想卖弄一番奶嗓可总有一种欠打的感觉,一些“花哨”的尾音总想传达出一种“我跳过来了,我跳过去了,你来打我呀~”的贱感。
  我喜欢很多破锣嗓子乐队,但是这个我感到厌恶。
  
  然后我有个疑惑,为什么你英语发音不怎么好却非得唱英文歌呢?
  后来我明白了,其实这原因和为什么海龟先生专辑里的歌曲差不多且老派是一样的:模仿。
  听过许多中国乐队唱外国歌都有一股模仿人家“老流行”的味道:V-BAND的大先生感、傻逼冰欺凌格子的老EMO、JOYSIDE的脏朋克(我知道我说到这儿可能被神经病喷)等等。
  发展得从模仿起步没错,但是和国外音乐比起来那些模仿之作确实不好听,这不能否认。有的乐队吸收美国另类摇滚加上本地内核,很好听。有的乐队模仿音速青年的音墙却也到位,好听。你要不模仿的有自己的东西,要不模仿的到位先进点,要么就自己玩玩吧。
  海龟先生这张专辑模仿的还不到位,ska中有种牛棚味,牛棚里有种要上春晚的感觉,听着桥段老派还老放闹太套,加上每首歌在我听来区别不大,因此听了第一遍就够了。
  专辑里我觉得成的就一首男孩别哭,最老派难听瞎玩花活的就是马卡瑞纳。
  要是换个主唱,歌曲再多变点,其实感觉还不错似的,起码在各大音乐节可以活跃气氛让人动起来。

图片 1

至于其他曲子?《Young》和《California》的清新Indie,《一起跳舞》的Rockabilly,《Porn
Star》的Hard Rock,《Litter Bar》和《Keep The
Fire》的六七十年代风味,《微笑》的Ska……虽然并不是所有的风格都朝着复古的方向前进,但是海龟先生的音乐带来的整体专辑气质,却明确无误的发出复古的信号。我会偷偷的告诉你,自己曾经有那么一瞬间,在《Young》的音乐中看到了杉山清貴的影子。这并不是说这张专辑有许多日本老歌的身影,只是他们和过去的曲子有如此的相似之处,可见他们都在欧美老曲中得到了一些灵感。


海龟先生,从左到右:贝斯手蒋晗、主唱兼吉他手李红旗、鼓手Hayato。摄影:张笛Bamboo

虽然各个曲子都在使用摇滚先辈们留下的曲式和技巧,但是旋律的驾驭方向却是朝着流行摇滚前进的。别去提Ska和Reggae,这些乐种最初也是作为牙买加的新款流行音乐,后期逐渐流行于世,我们之所以认为Ska很摇滚,多是因为后期的Ska-Punk造成的潜移默化的影响。再说,上面我也说了,这张专辑的曲风并不仅仅只有Ska。

  两颗星是我自己打的,原因写在这,不会再被淘宝歌迷骂了还封了我的乐评吧。

“咔咪哈咪哈”全国巡演正在进行,采访当日他们刚接连完成杭州、上海两站的表演,马不停蹄下榻南京,齐聚酒店房间讲述《咔咪哈咪哈》的来龙去脉、老麻归来的始末,分享海龟先生的故事。

努力的模仿,讨好的旋律,海龟先生似乎就要成功了。但是再回头一听,却发现这音乐显得有些不太对头。海纳百川似乎显得很多元化,但是要较真一回,拿来和同类型音乐比较一番,就会发现有着好听旋律的海龟先生还是不免出现了有形无神的状况。主唱的声线倒是让人想起彭坦和杉山清貴,柔软而稚嫩,在专辑的Rockabilly和Hard
Rock曲目中,这些本来应该十分男子汉的曲子,在主唱的带领下如同小猫吟唱,声线中哪里还有一点机车壮汉的影子。

采写:麻乐

说起来,似乎还能归到摇滚乐里面。但是做出来的效果还不如玩Retro Swing的Big
Bad Voodoo
Daddy和胜手にしやがれ。前者的优雅和后者的粗野,海龟先生都没有。有的只是彭坦那种青春味道的声线。加上旋律本身也不是特别的硬气,倒是觉得他们的气质更符合Soft
Rock或者一些Indie的音乐。虽不至于到彻底软绵绵的地步,但是还是觉得他们的曲风可以做的更果断坚硬一些。

老麻回归

悦耳,但是尚未达到成熟的地步。虽然海龟先生比起摩登天空现在签下的大量既不好听又无创意的乐队,已经算得上是翘楚,但这也是矮子中挑高个儿的无奈状况。模仿是成长的必须过程,海龟先生的状态看上去依然在成长,希望他们能够找到自己的方向。告别这张专辑中的曲风大杂烩状况,并且发掘出属于自己的独有特色风格。现在的他们还未能走出模仿的阴影。

“青春圆了梦!”

图片 2

回到海龟先生的舞台,老麻非常开心。摄影:易安_Panda

这几日越来越多的乐迷在微博分享海龟先生新巡演的视频,或是激烈的载歌载舞,或是大合唱《男孩别哭》的激动场面,视频里人们的脸都兴奋无比。两个月唱进十六座城市,早在发布演出预告时,海龟先生便透露有“一位神秘老友”助阵。

老麻回来了!“其实可以把我当一个新的吉他手来看,我觉得挺好的!”

老麻曾是海龟先生初创时的灵魂人物之一,抢眼的吉他演绎、俊朗的面孔配以个性脏辫俘获一众粉丝芳心,然而在2010年之前离队,许多海龟老粉抱憾,却也无从得知乐队变动的原因。

“因为我太不成熟了,哈哈哈哈哈!”忆起当时离队,老麻现在可以谈笑风生,十年弹指一挥,冲淡了年轻时的执拗。老麻说,年轻人就是容易犯错,犯错没关系,重要的是勇敢认识自己的错误,“太自我了,可能总是听不进别人的一些想法,那么多年经历过之后,大家对生活有了新的认识,会更客观,更成熟一些,重心就更放在音乐上,而不是放在个人的自我感受上面。”

图片 3

海龟先生巡演进行中,四人阵容携观众狂欢。摄影:易安_Panda

老麻重新站在海龟先生的舞台上,乐迷难掩激动,在微博上感慨:“青春圆梦了!”

这十年来,留在成都发展的老麻辗转不同的乐队,忙起自己的事业和生活,偶尔朋友聚会之类的场合,也能和海龟主唱李红旗不期而遇打个照面,但始终都是擦肩而过,交流甚少。直到李红旗从北京搬回了成都,经他们的共同好友——马赛克乐队前鼓手莫宏明穿针引线,他与老麻这才加了微信,联络起来。

“其实很多东西没有太刻意的去考虑,比如说怎么样重新组织起来回乐队。”老麻强调,这次与海龟重逢是自然发生,“心里面有一个感觉,可能是很多年前就建立起来的一些默契吧,顺理成章。大家都经历了很多东西,对于音乐有新的认识,对人生有新的思考,这些东西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咱们没有要怎么怎么样去交流或沟通或接近……怎么说呢,都是缘分。”

今年一过年,他就跟海龟先生排练起巡演的曲目,虽然排练次数不多,但默契仍在,“有些东西可能

也不需要花很多时间沟通,它还是在那。”当然,他也重新认识了海龟先生,重新认识乐队的每一位成员,老麻将弹完这十六场演出,“我们全程都会在一起,我个人也特别开心,特别特别期待!”

龟波气功

“歌词这么烫嘴吗?”

图片 4

李红旗讲话与唱腔有天壤之别。摄影:张笛Bamboo

《咔咪哈咪哈》的专辑文案里提到,这张作品要“消解犬儒世界的刻板伪装”。

“其实我没有这么想,我觉得我自己挺犬儒的。”词曲创作主脑李红旗说,这大概是公司为了让音乐被公众听懂而想出的概念。“写得迷糊一点,但是作为乐队来说,看了还是可能会让人有点脸红。”李红旗的普通话口音难以名状,大舌头夹带着南方口音,再配上自己的个性发挥,与歌里判若两人,虽然歌曲里他的唱腔也是离经叛道,但慵懒中也还算口齿清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