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别人评论分享过很多的歌

第一次听海龟
是在豆瓣FM里随机到 男孩别哭
前奏一出来 立马放下手头的所有东西 切换到电台的页面

二零一三年,我回头看着阴郁荒诞五年的帝都,坐上去远在千里之外昆明的列车。
下车就看到湛蓝的天空,耀眼的白日,这是一个好的开端,希望昆明的生活不会让我后悔。

毕业之后找了一份设计湿的工作

如获至宝的 按下了红心

来到昆明一切都变的美好,我遇上了史上最逗最治愈的电台——三角龙电台。也是这个时候我听到海龟先生的歌,立即被惊艳了。

每天加班加班加班加班加班 人都老了好多岁微笑

海龟先生是像西瓜霜咽喉片 一样的存在
既能治病 又很好吃

在上班,在外地,在车上,在睡前,我总会听海龟的歌。

无法与同事交流无法告诉家里无法告诉爱人

敏感羞涩单纯的东方心灵+性感纯粹的西方根源摇滚乐身躯
他们和我们一样
他们自己说自己很懒 懒得混圈子 懒得社会 懒得不高兴 懒得搞清楚
在这个什么都要交待还要注意姿态的大环境下 他们一直很被动
实在说不过去了 就匆忙交了个作业
这种温婉而倔强 又欲拒还迎的处女情怀 在专辑里比比皆是

玛卡瑞纳,男孩不哭,California这三首初听时体内的肾上腺素暴涨。

这时候音乐确实帮助了了我很多无论是让我哭也好让我身心愉快也好还是让我嗨爆全场
音乐有时候真的是良药

听他们的歌 好像就能一下抓住丢失的信仰
他们的摇滚 每一个音符 每一段旋律都是有思想的
就算不看歌词 都会去思考的 摇滚乐

玛卡瑞纳,其实一直都在这里……
我早就肯定我的身体,被罪恶领入死亡里。
我麻痹自己,只是不敢面对堕落空虚的现实。
我不屑竞争,不在意成败,只是因为不能承受失败后的伤害。
我一直有所期待,然而总会被自己打败,我取下自己一条肋骨,划过手腕,做一碗鸡汤,一饮而尽,开始自己的醉生梦死。

jam-这位女歌手应该大家都不陌生 她的  七月上  最近挺红的

就比如现在
明明每天还有一眼都没看过的计算机考试
明明还有一份拖了快一个礼拜的策划没有交
却气定神闲的 坐在这儿

每当那金属弦乐响起时,我都有一种释放的感觉。

但我最早听她的是  南  那是一个在帮一个公众号做兼职设计时候给配的音乐
听了之后我就觉得好干净啊 好好听 这个大概就是理想吧 但理想就是离乡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