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也要五月天》

文/一个一写宇宙团就开启装逼模式的人

很久没写过有关华语音乐的东西了,说实在,华语乐坛可听的东西越发稀少了,随着阅历增长,徒有浮华外壳的音乐已无法吸引本人,更倾向于欣赏那些或根源性或独具创意的音乐。好了,说说这张专辑吧,五月天的歌我听的不多,也谈不上喜欢,顶多就是K歌点几首开开嗓,阿信的公鸭嗓自也不用多说,五月天写的词曲倒极具商业价值,不仅流畅悦耳,而且能引起广大青少年朋友的共鸣。这张专辑谈不上致敬,更像是一次有意思的商业企划,类似于宇多田光的《13組の音楽家による13の解釈について》,老酒新酿,10首作品水准不一,有的重获新生,有的水准之下。

       天团搞这个企划,证明他们童心未泯,而这也是真正喜欢音乐的人的共同特征。
       我想,应该也有很多人像五月天一样,有时候会对歌坛里面自己喜欢的歌手进行重新的排列组合。也许想让他们唱对方的歌;也许想让他们在同一个舞台演出,互相调侃;也许只是想看他们一起拍照、聊两句之类的……看官们在其中能看出歌手的另一面,因为另一个歌手就像一面镜子,反射着对方对他的一举一动。
       而“翻唱”也是另一种形式的“排列组合”,只不过五月天很“自恋”地安排了十组女歌手翻唱自己的作品(当然他们很有“自恋”的本钱)。所以在这张专辑里面,双方互为镜子——十组女歌手大可以此为渠道打破曾经唱歌的“框框架架”,唱出自己的新风格;而十首歌也可能因为得到新的歌手的诠释而焕发出新的生命。
       此次的十位女歌手集合可谓“梦幻组合”,涵盖不同地域、不同风格、不同年代,里面总能找到你的菜。我们讨论的其实不该是选了什么人,而应该是,她们选了什么歌、怎么编、怎么唱。
       其实十首歌听下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五月天的版本太根深蒂固,感觉十首歌里面“编曲的节奏”和“唱腔情绪的把控”比较有原版本感觉的都比较好听。当然也有因为创新而使得歌曲获得全新面貌的歌手,但是感觉有些歌曲是为了创新而创新,我觉得在理解歌曲的基础上进行创新才能让歌曲更有表现力。

“五月天”,80后90后温室里一段充满忐忑,惶恐,激动,甚至美妙的回忆。他们在没有人看得到的地方发光发热,他们是夜空中最闪亮的星。删除浏览记录,修改文件名格式,隐藏文件夹,一种具有大局观力求滴水不漏的智慧,他们的潜能在那一刻被激发后好像就再也没有这么聪明过。这么多年岁过去“五月天”早已不复存在,它从来没有被社会认可,也不会被社会认可。所以当魏如萱操着一口充满情欲的[就让我吻你吻你
直到天明 就让我穿过你的外衣
然后你的内衣]时,她的影响性就跟彼时的“五月天”一样,是不好的,是恶心的。

曲婉婷《生命有一种绝对》:本人对东北大姐似乎有所偏见,总感到她唱歌有些“假大空”,听的时候感觉还不错,听完后却没有什么值得回味的东西,并且咬字显得造作。


相信音乐筹划的这张《女也 Herstory with
Mayday》是一件比在日本出道还值得也更应该让我“虚荣”的事。可很多教徒却在这次统一发声,齐心协力的“撑五月
反翻唱”。上一次这么有凝聚力好像还是在“玲花事件”的时候。不过善解人意的正面声音也有,“大家都别吵了,这是总裁企划的一张唱片,里面都是他想听的声音,而且这张专辑的概念是致敬,是好的事情。”五月天虽然在这个时代叫好叫座,但就像“毁了五月天???这是我今天听到最好笑的笑话。”“卧槽,连五月天都需要致敬了吗?”这样的言论很快就能获得四方赞誉,也是此段伊始粉丝言论的反对者声音。我之所以会认为《女也
Herstory with
Mayday》的诞生是一件特别长脸的事情还是在于十位不同演唱者的这个部分。如果这是一张相信音乐关起家门由旗下艺人组成的翻唱大碟那么它才是一个真正的笑话。但如果它也只是有S.H.E,梁静茹,家家这样的熟人或者自家人的角色那也完全达不到长脸的水准。所以我们必须看这三位角色,林忆莲,香港殿堂级歌手。黄韵玲,台湾资深级创作人。曲婉婷,加拿大国际级音乐人。还没有还提及到的,诸如徐佳莹,她像是一位在出生创建角色时就选了“歌手”这个职业,然后选了[好感]这个天赋。所以她在路人与专家方面都是有口皆碑的,你不会讨厌她,拥有这种天赋的歌手现在真的少之又少。至于艾怡良与魏如萱则可以说是照顾到小众与逼格的群众需求。这两位歌手也是暴露教徒们唯五月天不识的一个G点,其实就不要说这两者了,像林忆莲这样的角色都在破陈出新后被教徒们所不识。歌手部分到这里,我们还是来看实际的作品。

林忆莲《盛夏光年》:延续了《盖亚》时期另类流行的风格,依旧常石磊加恭硕良的组合,钢琴配上合成器,完全把这首歌解构成另一个样子,好似一个想要耗尽青春火焰的癫狂之人,身处牢笼,拼命挣脱,试图打破一切世间隔阂。后半部分的和声太赞了,空间临场感十足,林忆莲超具柔韧性的嗓音,诠释了何为刚柔并济,演绎了倔强与柔情的直接碰撞。

01,曲婉婷《生命中有一种绝对》。
       原版本中,受挫少年在黑暗中期待光线的画面十分让人感动。而这种画面感主要是由副歌中的几个高音营造出来的,有阳光突破厚厚的云层的感觉。但是曲婉婷的版本很“婉转”地把这几个音唱平了,编曲也比较中规中矩,对我而言不感动但也没太大差错。

要论实际的作品,还是要有一个基本的认识。曲目的挑选与组成的部分。撇开阿信脱团创作的<盛夏光年>,以无人选择的《时光机》为时间轴分界点割开来看。《时光机》之前的作品依次有三首,分别是<爱情万岁><温柔>(出自2000年专辑《爱情万岁》)<生命有一种绝对>(出自2002年《摇滚本事
电影音乐原声带》)。之后的作品有六首,<离开地球表面>(出自2007年《Jump离开地球表面》)<突然好想你><如烟><我心中尚未崩坏的地方><你不是真正的快乐>(出自2008年《后青春期的诗》)<我不愿
让你一个人>(出自2011年《第二人生》),这么看新作品很多,大家好像真的有在听五月天的音乐。而相信音乐对于这张唱片的文案特别大张旗鼓的声明原唱不干涉选曲。然后我们最后听到的这些成品实际而言至少有四-五首是非常无聊也没有新意的。东挑西选后,仅剩下的有逼格或深度的作品就只有上一段所说的三位重要音乐人的选择。但逗趣的是这三者的诠释却又恰恰是被大众教徒所不耻的。比如开篇这首,曲婉婷的<生命有一种绝对>。

SHE《离开地球表面》:这首歌貌似是王治平制作的,他老人家真的很“潮”,典型的Eurodance欧陆舞曲风,可如今这类电音,不是用在广场舞就是城乡结合部的迪吧,特别是中间的衔接部分,简直土的掉渣。SHE的唱腔让人想到日本乐队Love
Psychedelico,而后半部分那几声“Jump”,真的不是抄袭滨崎步的 Interlude
《Jump!》吗,完全如出一辙的魔性,恰好婆崎有段时间很喜好做这类老年迪斯科舞曲。

02,林忆莲《盛夏光年》。
       也许这会是很多人心中的No.1。编曲延续“盖亚”风格,不走寻常路的鼓点让人心情急促不安;钢琴、效果器等天花乱坠出一个“跌破阴郁”的故事。天后情绪饱和的唱腔,忽高忽低游刃有余,却仍保留强烈叙事性口吻。你是否也想起那个盛夏,那种让你浑身热汗蜷缩在角落不知如何言语的焦虑?

曲婉婷对这个作品还是比较用心的,她的团队围绕着[黑暗中期待光线]这一句歌词为方向在制作。如果你音源在耳的话,可以容易的发现她的Vocal收音与后制都是极具考究,不过这种Vocal的空间感有利有弊,在这样的轻编制底下曲婉婷底子较差的Vocal一览无遗。高音挤压尖锐。编曲的部分如开始讲的那般,就是紧紧围绕[黑暗中期待光线]来编,尾段的渐进式是一种跃然于耳,渐见曙光的场面。不过曲婉婷这个角色的“出身”毕竟不讨喜,如果她选的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作品那么怨言还少,但她唱的恰恰是一首对于五月天,对于教徒们来说分量十足的作品。这样的作品就算不是段位高的歌手诠释至少也该是挚友。所以这样的对号入座我并不接受。但整个作品的制作我认为是没有问题的。

徐佳莹《突然好想你》:这首歌初听感觉平平,编曲比原版还要简单,钢琴加上管弦乐,很常见的Ballad配置。可是越听越有滋味,LALA真心是一位处理细腻情绪的高手,把思念中的克制、压抑后的爆发表现的淋漓尽致,丝丝入扣,高音部分带着她独有的决绝与真诚,《寻人启事》也是她细腻至死的代表作。

03,SHE《离开地球表面》。
       这首歌比原来版本多了更多的电子Disco的感觉,好适合跳舞哦。个人觉得这首强节奏歌曲如果只给Selina一个人唱效果会更好,甜甜软软的声音贯穿在一首“BoomBoomBoom”的歌曲中,强烈的对比反而能引起耳朵的新鲜感。其实我们也能听出来Selina的声音在这首歌占的比重最多,相反,Hebe和Ella的几句独唱显得有点突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