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路人甲》不会告诉你的“横漂”那些事

图片 1胡军图片 2刘涛图片 3胡军跑龙套遭拒
明星网讯
《爸爸去哪儿》第三季每周五晚22:00在湖南卫视播出,国内的旅程即将收官,本周老爸萌娃们在浙江横店的旅行也将迎来新的考验,经典“交换爸爸”环节重出江湖,刘烨大竣、胡军诺一、林永健娜娜、王宝强轩轩、邹市明夏天、夏克立康康组成六对临时父子档,在横店上演“变形计”。一向疼爱诺一的胡大爷如愿和“大侄子”分在一组,俩人在横店“求职”当群演,却未曾想连连碰壁,连特邀嘉宾刘涛也与胡军“迎面不相识”,冷眼旁观老友尴尬遭遇,令人跌破眼镜。
如果说上周的主题是各家改变身份体验清朝生活,那么这周就是老爸和萌娃们货真价实的“横漂”秀。作为首对搭档试水“横漂”生活的“父子”,胡军和诺一的任务是在剧组应聘群演,然而万事开头难,即便是纵横演艺圈多年的胡军这次也不可避免地栽了跟头,变身“路人胡”的他带着大侄子诺一满城寻找剧组求龙套角色,却一次次被人拒绝,无奈之下只得自报家门,并一再强调“我也是演过戏的”,却没想到反被工作人员误认成胡彦斌,尴尬乌龙让人哭笑不得。
在一筹莫展之际,眼尖的胡军发现了正和导演讲戏的好友刘涛,喜出望外的他忙上前招呼,想“走后门”谋个角色,却未曾想刘涛表现得十分冷静,不仅对自己的请求充耳不闻,还态度坚定地表示必须要经过考核才行,公事公办的态度很是严肃。眼看着活路近在眼前却遭老友“摆了一道”,被迫加戏的胡军只能带着搞不懂情况的诺一现场卖艺,手举大刀秀招式,场面爆笑。
本文来源于明星网:
转载请保留链接,不保留本文链接视为侵权,谢谢合作!

尔冬升的《我是路人甲》片尾,那些群众演员一一亮相,对着镜头说:“我的梦想会实现的!”“一定会!”“会吧”……场景荒诞而令人唏嘘。

图片 4

他们拍完这部电影后并没有成为明星,依旧回到横店。“可能在横店已经是明星了,但外面还是没人认识他们啊”,说这句话的小Z是横店影视城的工作人员,“基本上一年有十个月待在横店”,走路吃饭随时遇到“横漂”,“目前横店有三四万人在做群演”。

“横漂”们

《我是路人甲》的演员不过是他们中的千万分之一。

影视文化产业的迅速发展吸引了众多异乡人投入横店的怀抱,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横漂”。目前,在横店影视城演员公会注册的演员有近6万人,他们带着谋生愿望或影视梦想来到横店。银幕上,他们是叫不出名字的路人甲,即使只是一个龙套角色,也会用心琢磨该如何演得更好,“有镜头、有台词、有名字”便是他们最大的鼓励。而在银幕外,他们并不会把明星梦挂在嘴边,更愿意脚踏实地,奋斗出一个美好的未来。

“有什么事,你和尔冬升说”

扎下根的逐梦者们

《我是路人甲》的演员们建了一个微信群,小Z也在其中。“当初尔冬升在横店租了一个房间,拿摄影机录视频,观察群演,很久之后才挑中了这些人。”有些人说着说着就哭了,除了心酸自己的经历,此前从没有导演愿意跟他们聊天这么久。

张建恒是山西运城人,来浙江横店发展近10年,起初只是和亲戚开饭馆,饭馆关门之后,张建恒就走上了演艺之路。他告诉记者,自己参拍的第一部戏是2009年底由王志文、马苏、李幼斌主演的电视剧《旗袍》。

所以《我是路人甲》中大多数故事都是很真实的。但小Z也觉得尔冬升还是忽略了一个群体,“现在横店有很多群演都是艺术高校表演系的学生,很多人毕业后等于失业,就来做横漂,尤其是一些不是中戏、北电的学生”。

“做群演之前,我以为拍戏是指在戏台上唱戏。拍了之后,才发现是拍影视剧,可以见明星,当然很兴奋。”张建恒介绍说,片场上,他总是闲不住,灯光、摄影,哪里需要就去哪里帮忙,就这样慢慢地转向了幕后工作,做起了现场统筹。如今,他的妻子也来到横店,在景区开了一家商铺,夫妻俩一年有10余万元的收入。

所以群演的构成是很复杂的:会表演的、不会表演的;素质高的、素质一般的;有梦想的、也有人只是将之当做一个挣钱的职业……彼此之间,甚至自己和自己的竞争与对抗都很激烈。小S是上海一家媒体的记者,曾经采访过横漂,在她采访的演员中有一个演过MV,拿过一万元,“你让她再回去拿几十元一天的片酬,她就开始纠结了”。

任学海是“横漂”里的明星,10多年来已经参演了300余部影视剧,曾饰演过管家、太医、大臣等数百个角色。无论角色大小,任学海都用心揣摩,用真情实感演绎每一个角色,其敬业精神赢得了行业里的好口碑,由此参与了《宫锁心玉》《美人心计》等多部热播剧的拍摄。现如今,他的儿女也在横店做起了与影视文化产业相关的工作。

可就算万国鹏演了《我是路人甲》的男主角,去到尔冬升公司踌躇半天才敢开口说:“导演,《三少爷的剑》我能不能有角色演?”“不行,没有你的角色。”小Z说:“我看他朋友圈前两天又回横店了”。不过小Z也说了另外一件事:另一个演《我是路人甲》的演员在路上遇到他,小Z和他说话,他说:“有什么事你和尔冬升说”。“靠!尔冬升知道他是哪个阿猫阿狗啊!”

进修过表演的河南人张金泉,2005年来到横店逐梦。在横店的这些年,他由一名普通群演“升级”为导演。2012年,他入职横店影视城有限公司,曾承担多个大型晚会和宣传片的总导演工作,接拍过《穿越吧,少年》《追梦赤子》等网络电影。“横店给了我归属感,我打算在横店买房安家,做一名新横店人。”张金泉说。

演员工会管的那些事儿

像张建恒、任学海、张金泉一样在横店追梦的人还有很多。而像尔冬升这样深挖“横漂”故事的导演,还是少数。在试镜阶段,他给足了“横漂”时间和机会,让“横漂”对着摄像机讲述自己的故事。有群演说:“在此之前,从来没有导演关心过我们在想什么。”

“群演不一定都有演员证,不过有了演员证,工会就会管你”。横店的演员工会所起的作用就是群演和剧组之间的桥梁。剧组在横店拍戏,每天会出通告,“比如明天下午的戏需要100个鬼子,副导演就找工会,工会调动100个群演去”。

包容的沃土滋养异乡人

另一个作用是工会会帮群演维权,“因为群演每天酬劳的10%到20%是要交给工会的”,群演一天可以拿到四十到五十元。有些剧组拍戏,让你上午九点去片场,但各种原因这场戏拍不起来了,“明星是有合同的,这一天不拍照样收钱”,群演没演就拿不到钱。“这时候就需要工会出面和剧组协调,给群演一些补偿”。

“格子哥”本名吴柯,四川人,来横店之前,是一个超市的收银员。从“无长相、无文化、无特长”到能唱、能演的马路歌手,他在横店寻求着个性解放。

去年拍一个战争戏的时候,有个群演不幸踩到炸点炸死了。“他的家人就到横店来,剧组还要开工,闹也不合适。工会就出面和剧组谈赔偿的事情”。

因为自己的服装、道具都是亲手用格子图案的床单设计改造而成,所以他被众人称为“格子哥”。在横店,他拉着一个音箱,哪里人气旺,他就去哪里唱歌,他说:“我想把快乐带给大家。”在和横店告别之时,他举办了一场千人告别演唱会,感谢横店的包容与热情。

当然也有私下解决的,比如一些男演员拍打人的戏,就找个替身过来打,“有些明星下手重,群众演员就不干了”。群演之间还是很团结的,“毕竟他们日日夜夜在这里生活,你剧组才来几天”,于是一帮群演去找这个明星讨医药费、误工费,“不然好兄弟们天天来找明星的麻烦。”横店群演的误工费也不过就是一百元一天,“几千块钱对明星来说只是小钱”。

魏劲松是陕西西安人,做过20余年歌手,曾因在杭州机场被“横店欢迎您”的巨大广告牌所吸引,来到横店。在不同场合的几次惊艳反串表演中,让初来乍到的他一时间被大家熟知。魏劲松介绍说:“第一次在影视剧里演女性角色是个意外,因为当时是在试戏一个太监大总管的角色。而在横店的第一年,我就在30多部剧中塑造过多个人物角色。”

相关文章